<em id="t7ftz"></e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7ftz"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7ftz"><nobr id="t7ftz"><nobr id="t7ftz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大公網

          大公報電子版
          首頁 > 評論 > 大公評論 > 正文

          ?生命的屋宇、雪山和月亮\香港大學機械工程系博士 魏曉浩

          2021-09-26 04:26:19大公報
          字號
          放大
          標準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我愛看電影,甜鹹雜進。電影不只是電影,電影是導演的提問──你感受到我感受到的嗎?你的生命會被我的電影干涉嗎?會有岔路嗎?看過我的電影后,你看到的屋宇、雪山、月亮,還是原先那個嗎?

            《我還未讀懂漫山白雪》(文化藝術出版社,二○二一年八月)是本影評集,作者章程本職是建筑師,野生寫作者。這本書是他用生命、行動、經歷、知識對電影做出的回應。讓我驚訝的是,書中大部分文字都是他用手機,在地鐵上、飛機上、深夜加班的工作室中,用那些猶如鷺鷥腿上劈精肉般擠出的時間打出來的。他說,寫下去,是救自己。

            書中有小津安二郎,他認得人間寂寞。他的電影,保持靜觀,置身于遠處,于事外,不持陳見。他的不置可否不是和稀泥,而是選擇溫和地理解人世,發現其中的荒誕、可笑、哀愁、悲傷和滑稽。

            書中有姜文,他的電影是太陽照著夢境升起。對于生活,理智并非唯一的光,有時它反倒顯得太過明亮。人需要一些暗處,去躲開風和光,仇與恨。藝術家借助夢境打開我們的感官,世界由此變成可以被辨認的廢墟、殘篇或寓言。

            書里也有夢里行舟的費德里柯.費里尼。如《涅槃經》說:“生世為人難,值佛世亦難,猶如大海中,盲龜遇浮孔?!眽?、藝術、文字等東西,就是這樣的浮孔,讓我們這些時間的過客,在無盡的泅游里,暫且安身。

            書中亦有王家衛,他總在下落不明的燈影里。他的浪漫是內藏的,像一條河,所有的情愫,浮汆在河上。有時河上彌漫開雪和霧,人在舟中,兩岸不辨牛馬,只見點點燈影。書中還有活地亞倫、許鞍華、米開朗基羅.安東尼奧尼、是枝裕和……

            認清物的本質,無疑是有必要的。它不會因為我們的意識而改變,它不脆弱。它讓我們反觀并不堅固的生活。我們在生活中經歷著悲喜,有的能扛住,有的淹沒掉人生,有的喚醒人性,有的讓人疑世。我們需要有一定的遠觀視角,做自我的旁觀者,去看那些懸崖萬丈,看無底深淵。我們需要同平庸對抗,不向卑劣投降。我們要深挖自己。我們要有藝術家的情感,像他們那樣逃出被語言和意義攻占的日常世界,直接面對,面對真實的世界及內心的抒情。

            所以,我們需要山,需要月亮,需要雪。

  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  點擊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