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t7ftz"></e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7ftz"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7ftz"><nobr id="t7ftz"><nobr id="t7ftz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大公網

          大公報電子版
          首頁 > 財經 > 經濟觀察家 > 正文

          ?金融熱話/拉閘限電何以至此?\紅塔證券研究所所長首席經濟學家 李奇霖

          2021-09-29 04:29:14大公報
          字號
          放大
          標準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圖:今年以來南方降雨明顯少,火電供應又受制于煤價高企,不能夠有效的彌補水電不足及需求旺盛帶來電力供需缺口。

            近期多省出臺限電、限產措施,受此影響,相關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攀升,截至9月27日,動力煤9月漲幅達到了44%,繼續創下歷史新高,全國水泥價格指數9月上漲26%,也創下了近年來的新高。為什么在這個時候會加大對“兩高”項目的監控,加大“能耗雙控”的實施力度呢?

            這可能和今年上半年多地能耗雙控不達標有關。8月發改委發布的《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》顯示今年上半年有7個省份能耗雙控目標均為紅色一級預警,有19個省份至少有一項是橙色預警。

            能耗雙控前期太鬆

            能耗雙控紛紛超預警是因為今年政策突然加碼了嗎?也不是,今年年初政府工作報告就指出今年單位生產總值能耗要下降3%,這一目標和2018、2019年的目標一樣,后續該指標也未變動。

            如果中途沒有政策加碼,為什么近期突然政策開始收緊了呢?這一點有一個很好的參考項就是粗鋼。年初的時候就有消息表示今年粗鋼要實現同比零增長,但是因為上半年粗鋼需求旺盛,這時候地方政府可能出于經濟增長等方面的考慮,并沒有控制產能,所以在2021年4月粗鋼累計同比上漲了15.8%。而前期的高增長就為后續的壓降帶來了很大的壓力。在多地出臺限產政策,粗鋼產量出現斷崖式下滑,粗鋼當月同比一路從4月的13.4%下滑到了8月的-13.2%。

            從上述邏輯來看的話,現在嚴格進行“能耗雙控”就是因為前期太松了,各地能耗指標不降反升,超過了警戒線。而到了年底,要進行指標考核了,這時候才開始發力,一年的任務被動集中到了年末幾個月,壓力自然很大。

            那么,為什么今年上半年能耗會大幅增加呢?其中一個原因是出口旺盛。自2020年以來,因為海外疫情多次反復等,海外生產修復緩慢。而為了保經濟,美聯儲大規模擴表,在財政轉移支付下,居民收入大幅提高,這帶動了美國商品需求快速走高、海外出現供不應求的局面。中國的情況則相反,中國率先控制住了疫情,生產快速回升,但是因為疫情小規模反復、居民預防性儲蓄回升等,國內消費恢復進度緩慢,1至8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兩年平均增長僅3.9%。

            海外需求強、生產弱;國內生產強、需求弱的格局帶動中國出口持續走強,1至8月出口同比增長23.2%,兩年復合同比增長14%。旺盛的出口推動國內工業生產快速修復,用電量上行。從數據上我們也能夠看到,今年1至7月第二產業用電量對全社會用電量的貢獻率達到了68%,相比于2019年大幅上行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因為疫后流動性充裕,供給彈性低及需求旺盛的原因,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大幅上漲,8月PPI同比上漲了9.5%,焦煤、焦炭、螺紋鋼、熱壓卷板等大宗商品價格均創下了近年來的新高。在大宗商品價格持續攀升的情況下,上游利潤率以及利潤同比增速持續走高,1至7月采礦業利潤率為17.37%,創下近年來的新高。

            既然有利可圖,相關行業的企業自然會有擴大產能,加快生產的動力。體現在數據上就是今年1至7月像是黑色冶煉、有色冶煉、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等行業的用電量同比增速均超過10%。

            另外,此前都說西電東送,但隨著近年來在東部產業轉型及中西部大力招商引資的背景下,不少傳統高耗能的制造業開始向中西部遷移,比如此前很多虛擬貨幣挖礦項目、電解鋁企業就搬遷到西部電力資源豐富的省份,這就使得中西部省份自身對電的消耗大幅增加。從數據上看,2020年在傳統制造業等的拉動下,云南、四川、甘肅、內蒙古、西藏等5個西部地區的省份,用電量增速保持快速增長,分別為11.8%、8.7%、6.8%、6.8%和6.3%,位于全國前五位。

            在大宗商品漲價,部分的地區出于經濟的考慮引入高耗能企業的背景下,今年上半年個別省份的能耗自然也就上去了。

            小微企業生存艱難

            上面講的都是能耗方面的,接下來再來分析一下電力的供給端。今年的限電其實早在5月份就已經開始了,之所以限電,除了因為夏季居民生活用電增加之外,很大程度上也與發電能力不足相關。中國目前發電結構主要是以火電為主,2020年全年火電占全部發電量的比重為77.6%,水電占比為19.5%,其他方式占比為11.9%。

            相比于火電,水電、風電等雖然屬于清潔能源,但卻是“靠天吃飯”的,穩定性較差,而今年全國頻繁的異常天氣就將這一點缺點放大了。今年以來南方降雨明顯少,這就使得水力發電受到了明顯的影響,2021年1至8月水電同比下滑1%,而總發電量同比上漲了11.3%。按理說,這時候火電應該發力了,但由于限產加上澳煤進口受限及疫情使得蒙煤進口效率降低,內地煤炭價格持續上漲。

            最終高煤價就會反噬需求,受限于煤炭價格持續上漲,電廠用煤比較謹慎,電廠存煤明顯下滑。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火電的供給,使得其不能夠有效的彌補水電不足及需求旺盛帶來的電力供需缺口。

            另外,火電一直是碳排放的大戶,在水電不行之后,火電供給增加,也使得碳排放增加,這就又回到了節能減排的問題上了,新能源的不穩定性使得火電的退出并不容易,這也是后續政策需要解決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講到這里,我們就清楚為什么現階段要開始能耗雙控、要限電了。其核心原因在于前期任務沒完成,工作都堆到最后幾個月,那政府現在就只能加大力度限電限產了。

            那么現階段的“能耗雙控”對于國內外而言又會有什么影響呢?

            一方面,對于海外而言,中國對生產的壓降可能會推動海外通脹的走高。上文提到,在海外央行大放水的情況下,海外需求大幅走高,而生產能力又沒有恢復,所以其對中國的生產是比較依賴的。而且因為疫情反復,這一情況一直持續到現在。

            但現在問題是因為要能耗雙控,部分省份工廠紛紛開始停工停產,并出現了“開二停五”、“開三停四”等錯峰方案,這對后續的生產無疑會造成很大的壓力。那么在中國生產力開始下行的時候,如何滿足海外的需求就成了一個問題。如果海外生產修復,那訂單自然會外流,但是現在因為疫情反復,東南亞很多國家都面臨著防疫壓力,這就意味著全球的生產端沒有明顯的替補方。

            那么現在的情況就是,中國出口企業有訂單,但是生產跟不上,這就會使得出口商品價格繼續上漲。這對海外的通脹是有推動作用的。從數據上也能夠看到,美國CPI同比走勢與進口價格指數具有明顯的相關性。在進口商品價格上行的時候,美國CPI也會有較強的上行壓力。除了輸入性通脹之外,因為此前房屋價格上漲以及居民線下活動修復,美國自身通脹壓力也不小。

           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,在通脹的壓力下,美國可能會選擇加快Taper(減買債)及加息進度,借此來緩解美國國內的通脹壓力。當然,在這種情況下,美國國債收益率可能會繼續上行。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對于國內而言,情況就不一樣了。美國的通脹除了供給推動之外,在美聯儲發錢、居民需求旺盛的背景下,需求也做出了很大的貢獻。所以美國是全面通脹,CPI、核心CPI等都在大幅上行。但中國的情況不一樣,疫后國內消費恢復得一直比較慢,貨幣政策也比較謹慎,中國一直是結構性通脹。而限產導致的上游大宗商品價格上漲,在缺乏需求的情況下,向下游傳導并不會很順利。

            在結構性通脹的情況下,中下游企業及小微企業無疑會面臨著較大的成本壓力。7月降準的時候,央行就明確表示,“今年以來部分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,一些小微企業面臨成本上升等經營困難,中國堅持貨幣政策的穩定性、有效性,不搞大水漫灌,而是精準發力,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”。

            在此背景下,筆者預計國內貨幣政策出于支持小微企業等方面的考慮,依舊會維持在一個偏鬆的狀態,未來中美利差將逐步收窄。

  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  點擊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