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t7ftz"></e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7ftz"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t7ftz"><nobr id="t7ftz"><nobr id="t7ftz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大公網

          大公報電子版
          首頁 > 藝文 > 大公園 > 正文

          ?二十一世紀西行漫記/好奇的獼猴\馮煒光

          2021-09-29 04:29:10大公報
          字號
          放大
          標準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  圖:好奇的獼猴在車頭上,不斷探望。/作者供圖

            想不到在三一八國道上怒江邊遇過“進擊的巨人”后,又在貢桑線上遇到“好奇的獼猴”,還和牠“對峙”了六分鐘,是筆者在內地自駕多年的“奇遇”。

            事緣筆者在波密住一宿后直奔魯朗,一睹其風光。在魯朗旅游小鎮住了一個晚上,為免再受在三一八國道上被大貨車堵在前面,而要在狹窄的山路上超車之苦,筆者在九月二十六日早上七點半,連酒店早餐也不吃就開車上路。由于是清晨,三一八國道上車確實較少,大貨車也只是遇見過幾臺。由波密至魯朗以至這天離開魯朗,天都下著微雨;幸虧早點出發,否則要在濕滑的路上連番爬大貨車頭,也有驚險。筆者這么早起來,除了要避大貨車,還因為要去三百八十二公里外的拉姆拉措這個圣湖。導航說要用上七個小時,為免因太遲出發又要跑夜路投宿,便一早出發。

            去拉姆拉措只有一個原因,去看“前世今生”!這是一個較少旅客會去的圣湖,據說只要天氣好時凝望這圣湖,便能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。網上資料說:拉姆拉措在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系統中具有重要的地位,每次尋訪轉世靈童之前都要在此湖觀湖示相以尋求神示。自二世達賴始,圣湖觀影逐漸演變成尋訪達賴喇嘛、班禪喇嘛以及四大呼圖克圖的轉世靈童的重要宗教儀軌之一,也成為信眾預知來世的習俗。

            這么有趣且港人罕至的一個圣湖,筆者當然不會放過。當天開了七個多小時車,終于在下午二時多到了圣湖景區附近。在路上一頭牛很舒泰地躺在路中間,筆者只能把車開得很慢地繞過牠,深怕把牛大哥弄傷了。筆者心想平日也見到不少牛,但大模斯樣地躺在路中間,且在車子經過牠身旁時動也不動,實屬罕見。筆者在新疆自駕尤其在獨庫公路,也見過不少牛羊,但通常都會有哈薩克族牧民在旁邊驅趕。在進西藏的公路上,通常見不到牧民。據說因為我國政府優惠藏胞,承諾每頭牛若被車撞了,找到車主便由車主來賠償,若車主不顧而去找不到,則由政府來賠償。倘真是如此,這也是國家照顧少數民族的德政之一。

            過了牛大哥這一關,筆者在下午近三時終于到了圣湖景區門口,一遞上證件給門口的公安,他們便表示上級有規定港人不能進。筆者徒呼奈何,這地方并非軍事重地,中央政府大力提倡港人要融入內地,為何西藏這圣湖不讓港人進呢?要港人順利完成二次回歸,讓港人以中國人身份而倍感自豪,賦予港人“國民待遇”是重要的一步,希望負責港澳的有關方面能垂注。

            既然不能看“前世今生”,只能改變行程,本擬為了避免走夜路,筆者準備在圣湖蹓跶二至三個小時,把自己的“前世今生”看個夠,打算住在附近的加查鎮。一看導航,發現只要再跑三百零六公里,約五個多小時(即晚上八時天黑前)便能趕到拉薩(因為接近拉薩的地方有高速,省時多了)。反正筆者總要到拉薩去辦到阿里的邊防證,筆者便決定不住加查,直奔拉薩。

            由拉姆拉措去拉薩,走的便不再是三一八國道,而是西藏山南市內的貢桑線,之后再接上澤貢高速。貢桑線仍然是在大山之中走來走去,但路面較三一八國道略寬,最重要的是大貨車少,旅游自駕的車也少多了(因為沒有“此生必駕”的宣傳)。走著走著,路上出現了“注意獼猴”的牌子,筆者心想在香港城門水塘徒步行山也見過不少猴子;今次是駕車,只要不下車,獼猴算不了什么障礙。然而筆者錯了!

            在見到上述那個牌子后不久(約在耿赤雪山觀景臺之前一公里左右),筆者赫然發現有一頭獼猴像剛才那位牛大哥一樣坐在路中間。為免撞著牠,只能慢慢開,擬在猴子身邊繞過,怎知這獼猴很機靈地一躍而上了筆者的車頭前面,并在上面逗留了六分鐘,把筆者弄得很狼狽。因為若開足馬力,獼猴自然會從車上掉下來,但隨時會輾著牠。筆者心想牠也是一個生命,無緣無故,實在不應危害牠的生命。事后翻查資料才知道,獼猴是除人類以外,在全球分布最廣泛的靈長類動物,還是我國二級保護動物。西藏一些地區的神話傳說中,還有獼猴逐漸變成人類、人類起源自獼猴的說法。倘若筆者當時因為急躁而累及一只獼猴性命或至殘,真是莫大罪過。

            當獼猴一躍而上車頭時,筆者的反應是用身邊的DJI Pocket把這位“美猴王”拍下來;幸虧筆者當時正好把車窗全部關好,否則獼猴這么敏捷,一躍而進了車廂,以車內當時的零食存量,獼猴可能更不愿離去。出于不想驚嚇獼猴,當時也沒想到響號去嚇唬牠。讀者若日后走這條貢桑線而又遇上獼猴(百分百會遇上,路旁山坡上還建有“親猴臺”),不妨一試響號。筆者把與獼猴“對峙”的視頻發給香港朋友,朋友的女兒們都很喜歡。筆者也曾到過野生動物園,但和野生動物隔著車窗這么近“接觸”,還是首次。三一八名氣大,但貨車多;貢桑線名聲不嚮,但由加查至曲松一段獼猴多,若有小孩在車內,只要關好車窗,也是讓小孩們親近大自然的好機會。

            不論是三一八或山南的貢桑線,都能到拉薩,可謂殊途同歸。到了拉薩,筆者準備申請邊防證去阿里,如可以也會一并申請去墨脫縣。這是林芝市轄下的邊防縣,也是我國最后一個通公路的縣。二○○九年之前到這縣,只能徒步,由二○○九至二○一三年也只能用越野車走泥濘路,且還不是全年通行;二○一三年后才全線通車;相信這里也是港人罕至之地。能否為讀者們一探這美麗邊境小縣,看筆者運氣。 (西藏篇四)

  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  點擊排行